中国寓言网 | 会员注册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列表 | 襄阳汉江网
 
寓言创作大家谈 古代名家 外国名家 当代名家 寓言评论 寓坛快讯 本会信息 寓坛新作 佳作欣赏 作家访谈 校园广场 女性天地 寓言常识
您的位置: 襄阳汉江网 > 中国寓言网>阅读新闻 打印本页


《汉水》杂志04第一期刊登“幽默寓言”

时间:2014-6-13 14:09:24 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本网消息 阅读1256次
 

《汉水》2014年第1期“幽默寓言”

湖北科技出版社出版

 

犟“胡子”  叶澍

船漏  云中

一百三十度的开水飞鹄

没有风险的行业  钱欣葆

俊男淑女   陈巧莉

套路朱丽秋

守在龙门的熊华阳

白猫先生安晓山

老牛有口福  黄朝忠

 

犟 “胡子”

叶澍

 

       酒店邻桌一老一少不知争些什么,声音之大,不听还不行。
“你说,三人行必有我师,错!是四人。”——“胡子”

厉声训斥。
“四人?这是孔夫子说的吗?”——“毛桃”惊讶地问。
“怎么不是,你没生,《论语》我就会背了!”
“您老记错了,是三人。”
“三和四,我会分不清?你谦虚点行不!”——“胡子”

脸开始发红。      

    “毛桃”想,他怕是醉得不识数了,便问:“那您说,一加二

等于几?”
“这还用问,四!”——“胡子”手开始抖起来。
“毛桃”差点没笑晕,拿起桌上的酒杯,“您老看好了,

这是一只。”——他又拿了两只,放成一排,问:“总共几只

啊?”
 
“四只!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胡子”气得手

中的筷都掉地下了。
 
“毛桃”明白了“哈,您老喝高了,三只。”

      “三你个鬼,四只!”——说完,“胡子”站了起来,指

着“毛桃”的鼻子说:“没见过你那么犟的人!和你说话太

累,简直没法沟通,懒得理你了!”
“毛桃”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哑口无言,落荒而逃。

 

 

                            船  漏

云中

阿Q和小D同船过渡。

一上船,阿Q就用手指从船头到船尾画了一道线,说:“左边归我,右边归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小D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说:“依你。”

船到江心,右船帮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江水像喷泉似地直往船舱里灌。

小D惊呼:“阿Q,快来帮忙堵漏!”

阿Q双手抄在胸前,不慌不忙地说:“漏子在你那边,归你堵!”

小D慌忙脱下汗褂儿,拚命往船缝里塞。但是,水却撕开新的裂缝,继续往船舱里喷射。

“快来帮忙呀,你这混蛋!”小D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着急地朝阿Q大吼。

阿Q仰着下颔,一动也不动地说:“爷爷有言在先,左边归我,右边归你。咱这边没漏哩!”

裂缝越来越大,江水越灌越急,任凭小D百般央求,万般怒骂,阿Q就是软硬不吃,端坐不动,直至船沉江底,人落水中。

阿Q被人救起,从昏迷中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左……左边归我,右……右边归小D,都……怪小……小D!

 

                       一百三十度的开水

飞鹄

 

爱因斯坦采取考试的办法,择优录用勤杂人员。阿Q偷偷抄袭邻座的试卷,居然侥幸入选。他高兴得在梦里笑醒了好几回。

上班的第一天,他讨好地为爱轩斯坦倒了一杯开水。爱因斯坦正埋头写东西,顺口问:“水开吗?”

“开了,30度!”

“什么?”爱因斯坦抬起头来。

“啊,130度!”阿Q连忙改口。

“乱弹琴,”爱因斯坦说,“水到100度就开了,哪来的130度?”

阿Q做了一个填柴的动作:“开了我还烧!”

“你怎么烧都还是100度。”

“那我一直烧,一直烧!”阿Q做出连连填柴的动作。

“好啦好啦,”爱因斯坦挥挥手说,“我这里只要100度的开水,请你到要130度开水的地方去另谋高就吧!”

“什么科学家?屁!”阿Q走出老远还在发誓,“老子非要烧出130度的开水不可!”

 

 

没有风险的行业

                                钱欣葆

 

王小二经常做发家致富的美梦,但却是村里的贫困户。他见乡邻一家家富裕起来,心里十分羡慕。

邻居周大爷对王小二说:“你可以租一只船搞运输,虽然辛苦,但这个行业比较赚钱。”

王小二摇摇头,说:“租船搞运输确实能够赚钱,可是有风险哪!河中往来船只很多,如果不小心与别的船只相撞,造成沉船事故,麻烦可大啦!”

李裁缝对王小二说:“开船确实有风险,那就跟我学习缝纫手艺。帮助别人加工衣服,一年可以赚不少钱。做缝纫都在家里,没有什么风险。”

王小二叹了一口气,说:“做裁缝是可以赚到钱,可是也有风险哪!如果我将人家的高档衣料裁剪坏了,做不了衣服,要赔人家很多钱呀!”

王小二看见豆腐店的李老板走过,急忙拦住他。王小二说:“我考虑了很久,觉得做豆腐是最没有风险的行业。我也想开一家制作豆腐的店。”

李老板说:“那你说说为什么做豆腐没有风险呢?”

王小二摇头晃脑地说:“豆腐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放臭了是臭豆腐。不会发生次品,不会有损失。”

 

俊男淑女

陈巧莉

   一天,   田蛙和池蛙在草丛相遇。

田蛙说:“哥,你可真壮实啊,谁能和你比!”

池蛙努力掩饰内心的喜欢,“唉呀,亲,要论个头,你才是第一!”

这时,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硕大的牛蛙,显然把田蛙和池蛙都吓倒了。

牛蛙消失半分钟不到,田蛙揉了揉眼睛对池蛙说:“我其实算苗条的,块头大有什么好,笨拙,粗俗。”

池蛙看了看远处,答道:“就是,就是,世间到哪儿去找像咱俩这样的俊男淑蛙!”

 

 

 

套路

朱丽秋

 

一天,懒人逛到非洲草原。太阳神阿波罗架着巨大的战车正在那里扫荡,空气中的水汽给太阳蒸腾得一干二净,大地上升起雾一样的青烟。

正当懒人头晕眼花,饥渴难耐的时候。一抬头,看到一棵奇异的树。

树的形状十分怪异,树冠不像树冠,倒像是把一个大树倒插在一个巨大的花瓶里,从花瓶伸出稀疏的几根树须。

一群猴子蹲在树枝上,正在那里摘果子。

“啊,果子好大,比足球还大!”懒人惊异地睁大了眼睛笑了。笑过了,懒人脱下鞋子向树上扔去。

树上的群猴看见了,拾起懒人的鞋子扔了回来。懒人再次拾起鞋子向上扔去。这一次,树上的猴子不光扔下了懒人的鞋子,还摘了树上的果子,“呯呯嗙嗙”砸下来。

“啊,果子软软的,面包一样。打在头上一点也不疼。”

懒人美美地吃了个饱,倚在树下睡了。

原来,这种树有个名叫“猴面包树”。懒人的非洲草原之行十分惬意,逛累了,找到这样一棵树,脱了鞋子向上扔,然后坐在树下,等着从猴子扔“猴面包”下来。

过了一年,懒人来到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国。这里遍地是椰子树。懒人看到当地人吸椰果的棷汁,想起在非洲用过的法子。

“只要找到一棵有猴子的树,脱下鞋子一扔,一切就妥了!”

椰子树上的猴子受到攻击,不仅没有把鞋子扔下来。反而摘下硬硬的椰果,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懒人头上顿时鼓起蛋大的包。

懒人痛着跑开去,跑出很远,确信不会给砸中了,才敢停下。

懒人搬起扎疼的脚,揉了揉头上的大包,指着远处椰树上的猴子大骂起来:“该死的猴子,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守在龙门的熊

华阳

 

一头熊将两支粗壮的膀子交叉着抱在胸前,十分自信而又悠闲地守在龙门边上。老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尊传说中的门神。

狼非常不解。这天,它好奇地在熊的周围转了一圈说:“你成天守在这么一个没吃没喝的光秃秃的地方有什么用呢?看来你真是一头人们所说的大笨熊。”

熊懒洋洋地睁开眼:“你懂什么?现如今想跳龙门的海了去了,只要占的位置好,你还担心没有自动送上门来的。”说罢,便不再搭理狼。

狼觉得很是无趣,在原地站了站,就悻悻地在熊的附近找了一块长满青苔的岩石坐了下来。它倒要好生看看,又蠢又笨的熊到底占据的是什么风水宝地。

不大一会儿,狼就看见一条想要跳过龙门的鱼高高跃起,在水流倾泻而下的龙门上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落了下来。也许那条跳龙门的鱼事先没有预计好自己的落点,眼看就要一头撞向岸边的巨石,一命呜呼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一直不动声色地呆坐在巨石上的熊恰到好处地张开了双臂,稳稳地将一脸绝望的鱼安全地接在了柔软得如同厚厚的海绵垫的胸前。

惊魂未定的鱼,躺在熊的怀中感动得涕泪俱下:熊大哥,你我一个生活在岸上,一个生活在水中,本是素不相识的陌生路人,但你今天却奋不顾身地救我一命,实在是大恩大德、大仁大义啊!
   
熊怪模怪样地嘿嘿笑了:“大恩大德谈不上,大仁大义更沾不上边儿,我老熊只是觉得摔死的鱼口感不好,如此而已!”

接下来,那只蹲在高处的狼眼红地发现,坐在龙门边儿上守株待兔的熊十分惬意地将那条自投罗网的鱼一点儿一点儿地吞进了肚中。它两眼炯炯放出嫉妒的绿光,狠狠咽了一大团口水说:“原来这年头真的占个好位置,就不愁吃和穿啊!”

 

 

白猫先生

安晓山

 

白猫在阳光明媚的清晨,把尾巴挥舞成左右摇摆的指挥棒,像冲锋的将军跑进了田野。

“白猫白猫——欢迎欢迎——”蛐蛐儿在草丛里,兴奋地奏响小提琴。

“喵——我懒得理你个小蛐蛐儿!”白猫生气地瞪了蛐蛐儿一眼。

“白猫来了——白猫来了——”知了在树枝上,火辣辣地改变了往日的唱腔。

“哈哈,你好白猫——哈哈,白猫你好——”喜鹊从空中飞过,礼貌地大声欢呼。

“喵——我懒得理你个傻喜鹊!”白猫生气地瞪了喜鹊一眼。

 “早上好白猫!大家都对你这么友好,你为什么要生气啊?”老黄牛走到白猫身边,温和地问。

 白猫瞪了老黄牛一眼,气呼呼地说:“因为你们都叫我白猫!”

老黄牛眨着迷惑的大眼睛问:“我们不叫你白猫,应该叫你什么?”

白猫昂着脑袋说:“你们应该叫我白猫叔叔,因为我的胡子比你们长,比你们白。”

 正在这时,小山羊蹦蹦跳跳跑了过来。

 老黄牛说:“白猫先生,小山羊的胡子比你还要长,还要白,是不是应该叫它爷爷?!”

 白猫一听,赶紧跑了

 

 

 

老牛有口福
黄朝忠

   
大清早,家畜们在户外晨练时,花母鸡见黑鸭子好像有些悲伤,便亲近问道:“黑大姐,看你面容沮伤丧的样子,出啥事了?”黑鸭子眼泪刷地滚了出来,说:“昨天我妹妹突遭车祸身亡,尸体压得像肉泥,就只剩下一张嘴壳还是硬的哦。”它回问花母鸡:“花妹子,你昨天总过得可好啥?”花母鸡恐惧地说:“好,好险丢了命哦。昨天上午,我正坐在窝里准备下蛋时,一只黄鼠狼蹿来侵袭,吓得我拼命飞逃,结果一枚鲜蛋掉在地上打破了,多心疼人啊!”

这时,肥猪笨手笨脚地走过来向花鸡、黑鸭搭讪说:“叹,我昨天道没遭什么不辛,可挨了一天的饿。女主人出门走亲戚去了,她走之前,也不给我们准备食物,到晌午了,我们几个哥们饥肠辘辘,只好你拱我来我拱你地打內战。”

猪又问羊:“山羊老弟,你昨天过得咋样?”山羊凄惨地叫了一声,说道:“气死我也!昨天我路过菜市场时,见有的人在卖狗肉时却挂着我们的羊头。缺德鬼屠夫拿我们羊族的高身价、好名誉来骗消费者。哼!被工商执法人员查出,非罚他们龟孙子款不可!”

狗听羊说这话,心里顿时气愤起来。它汪汪跑过来质问山羊:“姓羊的,你说什么屁话,屠夫拿我们充当你的身价骗人卖了赚钱?哼!你知道我们的难言之苦吗?进入冬季后,人们把我们的肉当着喝酒暖身子的佳肴,因此就不择手段地偷、打我们。昨天我要不是急中生智,跳墙越栏逃跑的快,又被那个狗贩子打死卖钱了啊!”

“唉!看起来我们六畜过的都是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的恐惧日子哦!”这时,它们一起走过来问老牛:“牛哥,你昨天咋样?”老牛幸喜地说:“我昨天还好,没干农活,还啃了一堆青嫩的草。”

大家都艳羡说:“牛哥,我们真羡慕你,不干活还啃嫩草,好口福啊!”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本网消息
· 牟丕志作品收入30种学生课本和语文教材 (5-6)
· 中国寓言论坛2016年相关奖章评奖揭晓 (2-8)
· 《雁南飞》参加浙江省第27届戏剧小品邀 (2-8)
· “小诺贝尔杯”全国中小学生文学大赛  (12-16)
╣ 《汉水》杂志04第一期刊登“幽默寓言”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请 注 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寓坛快讯  
→/td> 《中国当代微寓言精品
→/td> 专访浙江少年儿童出版
→/td> 《汉水》杂志04第一期
→/td> 沉痛悼念金江先生2
→/td> 金江先生逝世,唁函之
→/td> 《黄河岸•寓言专
→/td> 寓研会新年开门红
→/td> 幽默寓言征稿启事
→/td> “人与人生”寓言赛获
→/td> “博锐﹒健康拍档”杯
  寓言新作  
暂无插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征稿信息 | 给我们投稿 | 关于我们 |
主办: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  承办:襄阳汉江网
网址:http://ChinaFable.hj.cn
联系电话:0710-357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