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寓言网 | 会员注册 | 会员登陆 | 会员退出 | 会员列表 | 襄阳汉江网
 
寓言创作大家谈 古代名家 外国名家 当代名家 寓言评论 寓坛快讯 本会信息 寓坛新作 佳作欣赏 作家访谈 校园广场 女性天地 寓言常识
您的位置: 襄阳汉江网 > 中国寓言网>阅读新闻 打印本页


寓言诗断想

时间:2007-3-31 11:13:45 来源:中国寓言网 作者:老许 阅读28916次
 

   文学中的寓言诗,是特殊叙事诗篇。你可以看不起它,请你别感到厌烦;只要坚持看又想,便难撒手难释然。看中国的寓言诗,不逊于外国寓言。

   已知现实的世界,令人们眼花缭乱;未知将来的世界,悬挂着重重纬幔;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真实的寓言;我们在寓言世界,已经度过了童年。寓言将自己触角,伸向了生活层面:青少年在寓言中,探知人生的经验;成年人在寓言中,可以获真知经验;老年人在寓言中,寻找自己的悠闲。

    我们的人生命运,有幸福也有凶险;生活遇到的遭遇,有顺利也有熬煎;遇到的各种问题,找答案可问寓言。现实世界是寓言。需要人阅读挖潜。从为人处世生活,到为展示正义感,到为了正义扬善,从提升人生修养,到道德的再重建,从塑造崇高精神,到洗涤心灵革面,寓言可使人觉悟,接受耐心地指点!

    寓言劝人给教益,这一点无需直言,拐弯抹角寻方法,揉进了人生经验,不必要耳提面命,使你啜饮尝到甜,教训中啜饮甘泉,会让你感到更甜。

    有位好学小朋友,诘问了寓言诗人:

   “请帮我解释清楚:关于寓言诗疑问,为什么要用诗写,不用常见的散文?”

    寓言诗人答疑问,略沉思斟酌分寸:

   “寓言是一把钥匙,可开启心灵之门;寓言是一座坦桥,通往智慧海之滨.....

   “用诗体写作寓言,是想创造高级品。用诗的名牌衣服,包装好寓言之身,这寓言中的哲理,更加会具有精神。提倡创写寓言诗,在寓言园里耕耘。祝愿寓言诗万岁!我们丰收高级品。”

   寓言披多彩外衣,有时特别的庄严,有时很平常素淡,有时灿烂令人眩,有时俊美令人羡,有时丑陋令人厌,真理从中可以见,训诫从中可以见,教益才能最明显……

   诗人的美学理想,寄托寓言诗句间,故事托讽在弦外,智慧在诗中可见,是投枪抨击之力,集中于锋利枪尖,是可理解的譬喻,雅俗共赏人留恋。诗人可借此喻彼,也可以借小喻大,还可以借近喻远,或借古喻今如箭,穿越时空传永远。

   寓言是文学样式,人类智慧结晶盐,拙劣的手难描绘,人类世界的一点,聚集起珠玑瑰宝,非诗人可以增添,揽下天地间万物,揉进去寓言诗篇。可以是大河奔泄,可以是溪水潺潺,可以是火器喷射,喷出难息的火焰,可以是锋利匕首,投向凶恶的奸顽,可以是赞扬褒奖、是支持或是举荐。平平淡淡的文笔,抒写出诗的寓言,用可生花的妙笔,描绘人生的边缘,不追求词藻华丽,只求内涵的沉甸,借助拟人化手法,寓言诗句说道理,尽可能促其委婉。

   可写人可写事物,铺演成寓言诗篇,说真话诗的语言,要追求言简精炼,若与抒情诗比较,必然难与之比肩。

    寓言诗要写故事,要讲究起伏波澜。在拟人化想象中,鸟兽虫鱼齐表演,侃侃而谈论人生,哲理教训多论辩,在拟人的山与川,还有水与石中间,有点石成金效果,可有魔术和惊险。没故事难写寓言,只有哲理离题远,叫哲理诗名不偏,何必硬称为寓言?

    寓言诗是副妙药,可以治顽病治癫,可以救治人愚昧,抨击讨厌的奸顽,也可以针砭时弊,更可以给人香甜,只要认真地阅读,必能会醒人领悟,把握柄智慧之剑。

    我曾走进了梦乡,不知这是为什么?低着头走路思考,碰疼了我的前额,抬起头仔细一看,遇见了寓言圣哲:希腊的哲人伊索,他对我微微一笑,却不屑于动唇舌。

    我向先哲致敬礼,求知欲如饥似渴。想聆听他的教诲,想求指点解迷惑。

   先哲伊索有疑惑:

    “你生活在人世间,尽干蠢事不忐忑?写寓言并非聪明,是种错误地选择!特别是写寓言诗,有意地针砭时事,必惹来难却纠葛。寓言诗揭露污浊,揭露光明后的暗,那前途怎可预测?必然会招来苦难,招来不尽的灾祸,那味道必然苦涩。应该谨慎细斟酌。别沉于胡诌八扯。凡事要想到后果,诗人本来应予测。不该糊涂乱描摹。”

    我揣摩寓言之海,充满难消的险恶,后背上流淌冷汗,难以掩饰藏惊愕。

    法国诗人拉·芳丹,对伊索说话领悟,高兴地喜形于色:

    “你写的伊索寓言,已开寓言史先河,并非都揭露黑暗,并非对罪过叱喝,揭示真理说教训,规范人们的行为,宣扬可褒的道德。我学练写寓言诗,我顶住人不理解,顶住对寓言误解、对寓言诗地苛责。你运用散文创作,我用诗体写寓言,目的是只有一个,揭露黑暗的丑恶,不怕命运遭险厄。”

    德国寓言家莱辛,若有所思对我说:

    “翻看史册密麻麻,没有可见的光明,必是被黑暗所遮,能看到灿烂光明,可少些酸辣苦涩。我愿写优美的诗,诗中的寓言诗歌。不是为抒发情感,是为写心中的歌。揭露黑暗投刺枪,规范人们的道德,揭示人生的哲理,让人知道咋生活。”

    俄国的克雷洛夫,手摸着络腮胡乐:

    “我不怕沙皇贵族,不怕官僚们恫吓,不怕黑暗的势力,不怕围攻和恐吓。寓言诗是战斗的,是可挥舞的干戈!我要像战士冲杀,我要像统帅断喝:寓言诗是战斗的,不是为消闲取乐。幽默是为了深沉,不是笑话为取乐。”

    我在梦乡里聆听,领悟于先贤圣哲。一梦醒来脑清醒,我感到喉干若渴。

    中国式的寓言诗,要创造中国特色。要勇于创作实践,必能多出寓言诗,溶于寓言诗历史,溶于寓言诗长河……

    我有个未了心愿,并非是虚情假设。让中国的寓言诗,成为飞翔的白鸽,成为飞翔的天鹅,在中国的大地上,在中国天空飞翔,飞越过无形国界,传遍各民族之林,让更多的人了解。迎着某些人苛责。

    在诗的王国里面,寓言诗是小儿科;在诗的弟兄中间,寓言诗是最小的,不被注意的一个;不被编审们重视,常常被随意割舍,很难读到寓言诗,在诗的报或刊上,很难露出来面额。在诗的报或刊上,可刊文字游戏歌;可刊玄秘的晦涩;可以刊发这个派,可刊发那个主义,还有这个意识流,有那个胡诌八扯,不愿刊发寓言诗,不愿给一席之地,受到意外地阻遏。

    这些话是真实的,并没有一点影射,照直说来说真话,正是我坦荡性格,说得很可能不对,说得也可能不妥,惹着了哪位先生,可以发一声断喝,可以提出来指责,也可以记恨在心,可以说我是昏愦,指责我鼓唇弄舌……

    请诸位先生理解,寓言诗多灾多难,曾多次遭受贬谪。

某些人应该警醒,引起深思和自责。支持中国寓言诗,没必要妄自菲薄,中国的寓言诗人,创作出的寓言诗,必然有中国特色,必然流行于世界。

    原载于《新国风》诗刊2001年10月刊;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关于寓言诗的话 (3-31)
 相关专题:
 尚无信息
 相关信息:老许
· 智者的寓言(五十四)之一 (5-24)
· 智者的寓言(五十三)之三 (5-20)
· 智者的寓言(五十二)之三 (3-20)
· 智者的寓言(五十三)之二 (3-20)
╣ 寓言诗断想 会员评论[共 0 篇] ╠
╣ 我要评论 ╠
姓 名:   密 码:
请 注 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寓言新作  
《老许再论》出版
《老许再论》出版
《古调新弹·增订新版》出版
《古调新弹·增订新版》
《老许寓言·十六》出版
《老许寓言·十六》出版
《老许再论》出版
《老许再论》出版
图片列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征稿信息 | 给我们投稿 | 关于我们 |
主办: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  承办:襄阳汉江网
网址:http://ChinaFable.hj.cn
联系电话:0710-3575221